无极3主管-无极3娱乐主管-招商信息网


无极3案例

MENU

当前位置 : 主页 > 无极3案例 >
无极3案例

无极3主管就华为进行一次坦诚的对话

点击: 次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4-27


· 针对美国企业研究所(AEI)举办的“国际经济和保障下一代5G移动网络安全”的活动,无极3主管认为:事实上,这场活动中没有任何有建设性的讨论,实质上是美国政府对华为的进一步攻击

 

 

 

· 针对哥伦比亚大学的知名网络安全教授Jason Healey《针对华为5G的五大安全论据》的博文,作者认为:这是由政府主导的、有组织的行动。

 

 

· 美国试图从自由主义走向技术民族主义,而反华为行动显然只是这一危险、且结果会适得其反的运动之一。信息和通信技术的贸易和发展面临被军队和国家安全利益绑架的危险,这可能会让全球互联网走向分裂。


作者:Milton Mueller,佐治亚理工学院公共政策学院教授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6日


 5月29日,我参加了美国企业研究所(AEI)举办的一场关于“国际经济和保障下一代5G移动网络安全”的活动。出席该活动的还有Robert Strayer大使,他是美国国务院国际通信与信息政策团队的负责人。然而,这次对话并没有围绕5G安全、国际贸易和5G发展展开。事实上,在这场活动中,没有任何有建设性的讨论。这场对话实质上是美国政府对中国以及总部位于中国的通信供应商华为的进一步攻击。美国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将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排除在美国市场之外,并试图说服其他国家采取同样的举措,这场活动只是其中的一环而已。


来自特朗普政府的国务院官员说这样的话,大家对此并不觉得奇怪。然而几个月之后,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的知名网络安全教授Jason Healey竟然在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一篇博文中提到了同样的内容。在一篇名为《针对华为5G的五大安全论据》的博文中,Healey试图通过猛烈的口头攻击,声援美国对华为的打压行动。


很显然,这是由政府主导的、有组织的行动。但他们都未直接提及美国挑战华为的根本原因。他们挥舞着红旗示警,从未公开提及他们的目的,但却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术转移别人对他们真正目的的关注。


我们应当在中美关系日益紧张这一大背景下分析美国对华为的政策。在当前的大背景下,我们应当讨论下述话题:中国作为美国潜在的地缘政治对手、技术贸易在国际关系中发挥的作用、香港游行示威以及一带一路倡议。这样分析之后,你会发现美国试图从自由主义走向技术民族主义,而反华为行动显然只是这一危险、且结果会适得其反的运动之一。信息和通信技术的贸易和发展面临被军队和国家安全利益绑架的危险,这可能会让全球互联网走向分裂。虽然我们都想将这个问题归咎于特朗普总统,但显然实际问题要严重得多。反华为行动在特朗普上台成为总统前近10年就已经出现了,在美国军队和情报界早有根基。中美之间的价值观差异导致这一冲突更加复杂化,中国之间的价值观差异从两国公众对香港游行示威的态度就可以看出。

 

陈词滥调

Strayer和Healey宣传了目前美国政府抵制华为的惯用陈词滥调,例如:
· 华为的5G设备带来严重的网络安全威胁
· 华为窃取知识产权
· 华为获得政府补助
· 华为与中国政府关系密切,且是中国政府的工具


在美国政治背景下,上述每个论点从政治上看都站得住脚,但却经不起基本的逻辑和实证推敲。针对这些论点,我将撰写两篇文章进行驳斥。本文是第一篇,我将聚焦上述的前三个论点。在第二篇文章中,我将重点分析最后一个论点,这也是发起反华为行动的人的主要依据,也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华为与网络安全
Strayer、Healey和美国情报机构争辩称,在5G网络中使用华为的设备或软件会给整个系统带来危害。对中国的不信任和反权威主义被全部转嫁到华为设备身上。Healey将这种思维方式发展到了“幻想”这一新高度。也许,他在思考:


华为不仅仅留有后门,还有毁灭开关(kill switch)。华为设备在全球范围内将年复一年地正常运行,直到危机加剧。


不需要任何事实,散播恐怖言论就可以了。正是这种民族主义的偏执推动了“俄罗斯主权互联网”行动。这是科技麦卡锡主义。


这段时间以来,提出这一论点的人却始终未能在华为的设备中找到后门。批评华为的人只能尽其所能地指责华为的软件很糟糕。华为英国网络安全认证中心(HCSEC)监管委员会在其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总结道:


“……华为软件工程和网络安全能力存在严重和系统性缺陷。”


然而,该报告的另一项关键结论却从未被提及:英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NCSC)“不认为这些缺陷是中国国家干涉的结果。”该报告还提到了另外一个关键,但从未被报道过的条件:


“然而,大多数英国运营商的架构控制限制了攻击者能够与未明确暴露给公众的任何网元进行通信的能力,在有其他措施的情况下,更加难以利用这些漏洞。”


有人提出中国通过华为植入后门的威胁论,也有人认为华为软件存在漏洞可立即让某个国家的所有通信基础设施沦为为习近平服务的工具,但不管是威胁论还是工具论都站不住脚,不足为信。最坏的情况是,华为面临软件工程能力较差的指控。


这种措辞将复杂ICT系统不可避免的风险描绘成只有华为才会引发的风险。事实上,所有5G系统都高度依赖软件,会引发一系列新的风险。不能简单地将这些风险归结于制造商或开发商的来源国。大家都想知道:如果微软或安卓操作系统面临与华为同样的审查,会出现什么情况?


近期,华为CEO任正非采取了有趣的举动来应对这些担忧。他告诉《纽约时报》的记者Thomas Friedman,他已做好准备,“将整个华为的5G平台授权给任何想要生产、安装和运行它的美国企业,完全独立于华为。”这是一个很大的让步。如果他的提议遭到拒绝,这说明美国抵制华为的主要原因并不是网络安全。


不要误解我的意思:中国的网络间谍活动对美国来说是个问题(反之亦然)。美国或其他任何国家在过去十年间经历过很多来自中国的网络间谍问题,但没有任何一个是依赖攻击对象所使用的华为产品。在各国之间的网络安全冲突中,最重要的一般是网络漏洞,并不是某家特定供应商的产品。上述网络安全论点本身并不能成为排除华为的依据。


另外要注意的是,“中国”供应商的概念模糊了5G供应链和标准的全球化属性。例如,华为是美国芯片和其他组件的消费主力。韩国的三星在5G天线市场占主导地位。思科核心路由器可以与华为无线接入网兼容。


供应链网络安全应该并且已经成为所有厂商和供应商关注的问题。但是,我们不能将供应链安全问题简单地归结于组装甚至设计相关设备的某一家公司的来源国。任何这样的企图都将严重威胁美国努力创建的技术和ICT服务自由贸易体系,这样的体系将造福广大公众。然而,我们看到,精心策划的针对华为的攻击正是抱着这样的企图。为什么?

 

亚洲抄袭者?
第二个论点是华为窃取知识产权。有关这一话题的讨论充斥着夸大和虚伪的成分。对华为的指控与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各种形式的中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行为别无二致。因此,“中国窃取知识产权”演变成了“华为窃取知识产权”、“华为没有原创技术,其设备之所以有竞争力是因为剽窃了我们的技术”。


首先,值得关注的是华为在2018年的研发投入超过了微软、苹果和英特尔。在研发支出方面,它在全球科技公司中排名第四。华为是全球最大的5G专利持有者。美国政府对华为的批评可能更关注华为的知识产权创造,而非其窃取行为。从很大程度上来说,称华为窃取知识产权是一种诽谤。这一点我在后文也有阐述。


很多年前,的确有一些指控华为侵犯专利权的案件。例如,2003年,思科起诉华为剽窃了其路由器和交换机中的源代码,侵犯了其专利权。最终,华为不得不删除了有争议的代码、用户手册和命令行界面,此案才得以和解。2010年,摩托罗拉与华为就华为涉嫌与摩托罗拉前雇员合谋窃商业机密一案达成和解。


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一问题放在大背景中来看,知识产权诉讼和反诉是所有高科技公司都会面临的问题。派拓网络(Palo Alto Networks)的创始人们被指控侵犯了他们在瞻博网络公司(Juniper Networks)任职期间发明的专利。在过去十年中,瞻博网络被卷入多起专利诉讼案。思科和Arista网络公司持续多年的专利诉讼案,最终以4亿美元的赔偿告终。就在几个月前,思科还被裁定侵犯网络安全专利。苹果、三星和高通之间的“专利大战”也闹得人尽皆知。大型创新高科技公司都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专利侵权问题。法院会对这类案件进行妥善处理,就像处理华为的两起案件一样。这类案件不涉及危及生命的问题,也并非只有华为才会遇到。


在Healey的文章中,他提到的知识产权窃取的唯一证据是与一个特朗普政府司法部关于华为涉嫌窃取T-Mobile的Tappy机器人的刑事起诉书相关的链接。Healey声称,将华为排除在美国市场之外是“正义之举”。真是可笑!任何了解Tappy事件的人都知道这一指控是多么荒谬。Tappy是一个手机测试设备,并不是一项战略技术,并且与华为试图角逐的5G核心设备和软件市场没有关系。Tappy的问题在于它并不适用于华为(及其他)手机,因此华为想找出原因。哥伦比亚大学教授Moshe Adler对有关华为的指控进行了强烈驳斥:“问题不在于[华为]不了解Tappy的工作原理(并想窃取相关技术),而是在于Tappy在测试手机时失效,而T-Mobile却不愿承认这一事实......”T-Mobile针对华为的民事诉讼已经和解,华为支付了小额赔偿,部分指控被驳回。Healey等针对华为的人却利用这一小小的问题作为证据,来证明为什么应该将华为排除在美国市场之外,美国司法部则将此事升级为刑事案件。这些举动都表明这些行为是政治驱动的,是更广泛的由政府主导的、有组织的行动的一部分。


总体而言,新的外国竞争者进入本国高科技市场有助于提高本国企业的竞争力和创新水平。经济学家Stephen Roach指出,日本曾被视为美国的最大经济威胁,指控日本窃取知识产权是美国污蔑日本的主要方式。Roach写道:“三十年后的今天,美国人把中国当成了对手,就像三十年前他们对待日本一样,他们应该以史为镜。”与其将华为视为非法的行业小偷,不如将其视为索尼或三星命运的翻版。

 

补贴


美国人认为,华为之所以有竞争力就是因为华为获得了政府补贴。有证据吗?《泰晤士报》曾报道称,美国向英国提供的情报显示,华为从中国政府那里获得了资金。当看到这一报道时,那些抨击华为的人不禁窃喜,以为他们得到了想要的证据!首先请注意,这是无法验证信息真伪的二手报道。第二,请问“获得资金”是什么意思?如果这是指华为与中国政府签有合同,那么获得补贴这一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因为拥有政府合同与获取政府大额补贴是两回事。


一家大型ICT供应商不可能不跟本国政府的事业单位和军事机构签订合同。思科与美国国防部签订了《企业级联合协议》。亚马逊为中央情报局提供云服务,并试图向警察机构和联邦情报机构出售人脸识别软件。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丑闻,AT&T与美国国家安全局秘密达成无需授权的窃听交易。这些企业都是从军方那里“获得资金”,而且是大量资金。那么,它们是国家的工具吗?

 

华为是中国政府的工具
只有当大家意识到美国针对的目标是中国政府,而不是总部位于中国的一家全球电信设备制造商时,他们才会真正理解为何会出现反华为的言论。这意味着我们的军事和情报机构正以实现国际安全和军事目标为由对ICT设备和服务交易进行绑架。他们正在寻求将技术军事化和国有化,从而在大国博弈中取胜。这是打压华为背后的真实意图,需要将它公之于众。


我将在下一篇文章中更详细地阐述有关华为的指控,并探讨其对互联网治理的影响。


本文最初发表在无极3主管招商信息网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