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3主管-无极3娱乐主管-招商信息网


无极3资讯

MENU

当前位置 : 主页 > 无极3资讯 >
无极3资讯

武汉封城的76天,我是怎么度过的?

点击: 次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6-01

       保障客户网络稳健运行是公司的商业基础,是支撑公司业务有序、稳定、健康发展的基石,也是华为公司的社会责任。
       网络稳定不是自然发生的,是全球服务人兢兢业业、静水潜流的守护和保障的成果。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越是在困难的时刻,每一个服务人越要担负起巩固客户粘性、信任与支持的使命,让客户感受到华为服务的温度,持续为客户创造价值。
       本周起,《华为人》将陆续发布服务人故事的相关文章。

 

编者按:聂强,中国地区部湖北代表处网络保障与技术部部长。从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开始,聂强带领着他的团队,坚守在武汉,度过了两个多月的抗疫日日夜夜。之后,又将抗疫的经验与信息分享给华为在全球的维护团队,继续为华为全球战疫贡献力量。他将这两个多月的经历整理成了一份抗疫记录,一起来看看吧。

 

我的武汉抗疫记录

 

聂强


1月23日:武汉,我不离开
       凌晨03:16左右,睡梦中的我突然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出于职业习惯使然,我想可能是哪里出网络故障了。
       但电话是市场的一个同事打过来的:“武汉今天10:00封城,得赶紧离开武汉。”
       我已经十一年没有回家和家人一起过除夕了。每年都是除夕值完班后,大年初一早上再回湖南的家里。今年的计划也是如此。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疫情会这么严重。封城令一出,我如果不走的话,这个春节应该回不了家了。
       可是,我要走吗?我能走吗?我的内心是有些纠结的。但是,另一种声音占了上风:我是代表处的网络保障与技术主管,如果这个时候走了,岂不是像一个逃兵临阵脱逃?而且还有春节要留下来值守的兄弟们,我要是走,兄弟们谁还愿意上战场?
       无极3主管心里有了决定。感谢同事的提醒后,我说:“不走了,要保障网络安全。” 后来又有几个同事打电话过来通知我赶紧离开武汉,答复依然是“不离开,要保障网络安全。”
       挂掉电话后,我立刻打电话通知打算回家过年的员工赶紧提前离开武汉。凌晨四点多,我重新躺回床上,但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了。这么多年没有和家人一起过除夕,我心里一直对他们有亏欠感,这次春节又不能和家人一起团聚,更觉歉疚。但是职责所在,网络需要保障,我又是主管,肯定得留下来给团队信心。大不了等春节结束再回去嘛,家里人应该能理解的,我又给妻子发微信说自己不回家了。当时的我,不知道也没想过这场战斗会持续两个多月。
       辗转反侧到早上8点多,起床后,我迅速远程召集骨干员工讨论如何保障春节和疫情期间的网络安全,保障也由现场保障转以远程保障为主,并让大家分头开展远程保障的重点工作。
       随后,召集部门全员开会,强调疫情保障的变化和重点要求,同时安排对数百张网络的远程环境再次测试,与地区部进行联合应急演练等工作。期间,不断接到地区部、代表处主管电话询问疫情保障的安排和进展,又不停回复和召集骨干确认进展、了解客户要求变化。
       在若干个电话的沟通和安排中,到晚上才缓口气,总算把工作大体安排妥当,除了除夕要去客户现场值守的个别员工之外,其余留在武汉的成员都居家办公。

1月24日:客户笑着说,不是不让你们过来吗?
       1月24日是除夕,一大早我们就接到了各运营商客户的要求:除个别产品的维护人员到现场保障外,其他都改为远程保障,厂家相关人员也不用到现场。
       又是通过各种电话会议交待工作,到了中午,有个兄弟打来电话:“很多店关门了,你准备了这段时间吃的东西没有?赶紧找地方去买点东西吧。”
       这一下提醒了一直在电话会议或电话来回的我。我急冲冲地来到租住楼旁边的一家商铺,一到门口,只见里面货架上的食物很少,估计早已被其他市民“扫荡”一遍了吧。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把能拿的装满了两小袋,接着找到附近一家小型超市,又买了一些方便面、饼干、挂面。不知道会封城多久,感觉短期内粮食储备应该是够了。
       每年的除夕,都是网络流量大增的时候,也是我们值守最紧张的时刻。虽然客户说以远程保障为主,但是为了网络万无一失,我们还是提前和三大运营商客户沟通,针对IPTV业务,专门安排了8人分赴客户现场保障。我又约了代表处交付与服务部部长郑黎勉,在春晚开始前的19:45,一起到移动客户的网管中心现场。
       客户看到我们,笑着说:“不是不让你们过来吗?” 往年所有厂家都在,今年只有华为来了。
       其实客户也需要关怀和陪伴,特别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除夕夜。而我的想法也很简单,越是艰难的时候,越要让客户看到,华为一直都在。
       无极3主管与客户简单交流后,我和郑黎勉又去了IPTV的保障现场,和值守的兄弟们简单交谈了网络的情况,给他们带了几个N95口罩,嘱咐他们注意防护。
       晚上十点左右,我们从现场各自返回,与此同时,保障团队也在同步汇总网络保障情况。22:24,我收集完三大运营商网络保障简报,同步分发给代表处相关成员,由相关成员发送至所对口客户。到了25日凌晨,我再次给相关人员发布了客户网络保障的情况。至此,除夕夜三大运营商网络一切正常,保障顺利完成。



半个多月里,紧急且重要的任务一个接一个
      1月23日,接到紧急通知,协助湖北移动和联通开通火神山医院5G网络。
      1月29日,接到紧急通知,开通湖北广电抗击疫情5G站点,用于湖北省委每日的湖北疫情新闻发布会。
      2月8日,接到特殊紧急任务,打通北京与武汉金银潭医院、协和医院、方舱医院等的5G+WeLink视频连线网络。
      ………
      接到这些任务后,我第一时间确定技术TD,一起讨论实施方案,同时与客户、设计院达成一致;确定现场技术工程师,协调防护物资,叮嘱去往现场的人员一定要做好防护……
       3天,火神山移动5G开通;
       5天,火神山联通5G开通;
       3天,湖北广电在省委的5G站点开通;
       2天,北京与武汉视频连线系统调通。
       感谢所有去现场开通和保障网络通畅的同事和合作伙伴。在疫情肆虐的时候,在疫情的风暴中心,是他们放下心中的担忧和害怕,鼓起勇气,不惧危险,赶赴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奔赴协和医院发热门诊、金银潭医院ICU重症区、方舱医院,建好5G站点,调通网络,只因为肩上的责任所在,只因为,每个人都想尽自己所能为武汉、为抗疫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他们是最可敬也最应该被点赞的人。
       网络调通后接下来便是网络优化和保障。如何确保网络长期稳定运行和网络质量,特别是每日的湖北省新闻发布会,我又召集项目组梳理端到端的网络拓扑,分析网络当前可能存在的隐患,推动客户和安排人员消除隐患和做好应急预案,同时协调人员,制定每天保障人员值班安排。
       由于疫情爆发和武汉封城,网络保障模式和客户需求不断变化。每天,远程办公的我都要接打数不清的电话,讨论工作安排、部署,进展跟踪和紧急的项目交付,几乎没停下来过。一天下来,真是头晕脑胀。不记得哪天开始,我只要一听到电话声,就有种莫名的紧张,甚至想吐。万般无奈,我把电话调成了振动,但过了一天,这种感受还是一样而来,直到几天后电话减少,这种感觉才逐渐消失。
       无极3主管连续保障半个多月后,2月9日那天,恰逢中国区正在召开市场大会,我和团队在现场用WeLink与地区部连线,简单介绍了现场的情况后,项目组成员一起喊出了“武汉加油、湖北加油、华为加油、荆楚铁军必胜”,中国区领导说:“向你们表示崇高的敬意,在最危险的时候你们挺身而出,体现了华为的精神。服务好客户的同时,一定要保证好大家的安全。”那一刻,我和我的团队觉得:所有的付出,值了!

2月下旬:向全球分享抗疫保障经验
       2月下旬某一天,一个陌生的电话响起,对方介绍说是日本代表处同事,因日本也出现了疫情,向机关行业线部门求助,机关就推荐他们与我交流一下湖北在这次抗疫通信保障中的经验。
       从那开始,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日益严重,形成大爆发趋势。
       在机关组织的“同行协助”下,我和交付与服务团队又进入抗疫的下半场,开始总结湖北、武汉经验,向全球输出。
到目前为止,已与全球十大地区部/代表处进行了5场大型经验分享交流,450余人参与,包括土耳其、埃及、菲律宾、印度、阿根廷、巴林等国,还有其他地区部的交付同事。
       华为正在全力协助全球运营商保障疫情期间网络稳定、安全地运行,满足人们在社交隔离期间在线办公、在线教育和在线购买生活物资的需求。

2月底:其实有点怕,自己是不是中招了?
       2月6日晚上,我突感自己全身乏力、头晕,还有一点咳嗽。我有点怕,心想:不会这么倒霉吧,不会是中招了吧?!为什么这么想呢,因为1月25日,有一个员工确诊(后来痊愈出院),我和这个同事的密切接触者有过密切接触,这一天正好是我和其中一个密切接触者接触的第14天。
       我赶紧和妻子、家人通了电话,妻子和家人都是医疗工作者,妻子让我别想太多,早点休息。但电话里,妻子还是担心地哭了。第二天早上7点多,起来感觉好多了,只是头还有点晕。打开手机一看,发现妻子凌晨5点多还给我发了信息,问我好些没?我这才知道,因为担心,妻子可能是整夜未眠。
       没有体温计的我,戴好口罩,来到小区保安室测了一下体温,体温正常。应该只是普通感冒,我立即给妻子打电话报平安,妻子边哭边说:“好多了就好。”
       之后,我开始了居家隔离的生活。我租的房子条件有限,只有一个电饭锅。那段时间买东西非常不方便,妻子也担心我被感染,一直不建议我出门,也不让我点外卖,因为有外卖小哥确诊的病例。我就用电饭锅煮方便面和挂面,唯一改善伙食的地方就是每次多加几个鸡蛋。
       2月20日,我已经吃面将近一个月,我想我以后应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吃面了,已经吃够了。和同事聊天,同事说这么长时间不吃盐和油不行,身体会垮的。我赶紧找超市采购了盐和油,这样在后续煮面时可以放点儿。为了改善伙食,我点了一份猪肉饺子外卖。但这次吃饺子付出的代价太大,我把刚煮沸的饺子捞出来时,饺子不小心掉到了左手的虎口上,立刻烫得手火辣辣地疼。我赶紧用冷水不停冲洗,但不敢去医院,只得忍着。午休时手有很强烈的灼烧感,根本无法入睡,我又爬起来用水桶接了水,用手浸在水里,这才感觉好些。但天气冷,烫着的部分舒服了,但其他地方却冰冷得受不了,只好把手反复浸到水里又拿出,没多久,手上起了八九个大泡,外卖买了湿润烧伤膏涂上才所有缓解。接下来的三周时间,睡觉时只能把手搁在外面。
       更糟心的事还在后面。在与海外同事交流时,有同事提醒我说咳嗽了几次,交流完后,我回想最近好像是咳嗽多了点,于是每天坚持去保安岗亭测试体温1-2次,不发烧,但想到之前出现的状况,还是担心自己中招了,莫名的压力涌上心头,我有些慌。后来又做了两次血液测试,好在每次结果都是阴性,担心少了些。还吃了中药调理,但情况一直反反复复,咳嗽还是没有全好。一直到三月底,考虑到要对其他人的健康负责,又做了两次扎针测试和一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心里的紧张和害怕才慢慢缓解。
      无极3主管现在我一边喝中药调养,一边继续支援着公司在全球的抗疫通信保障。

后记:落樱缤纷,武汉重启
       随着全国人民的共同奋斗与努力,湖北、武汉的抗疫形势越来越好,治愈患者越来越多,方舱医院一个个关闭,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患者清零,援鄂医疗队一支支凯旋归去,超市、广场、地铁、高铁、飞机逐步恢复运营……4月8日,经历了76个日日夜夜,武汉终于解封!
       樱花开了,又谢了,在灿烂的春日下,经历了这场磨难,英雄之城——武汉,已重新启动,“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的美景,必将重现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