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3主管-无极3娱乐主管-招商信息网


无极3资讯

MENU

当前位置 : 主页 > 无极3资讯 >
无极3资讯

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干过的关注度最高的事情

点击: 次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6-04

 

【武汉封城了】

我是湖北代表处运营商BG交付的一名普通的SPM(服务项目经理),无极3主管平常负责湖北联通维护团队的交付项目管理工作。

2020年春节长假临近,年前的冲刺和后评估工作也告一段落,感觉心情轻松了不少。虽然也耳闻了一些关于新型肺炎的议论,但并没有觉得会对假期有什么影响,还提前给妈妈打了电话,告诉她到等除夕晚上重保结束,初一就回老家过年。不想1月24日,随着武汉市政府封城策略的突然发布,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也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了疫情的严重性。

 

【露不了脸的合影】

由于疫情的原因,除了核心网外,其他专业现场的除夕重保全部改成了远程,我了解到客户还是要求到现场值守,我决定也到现场一起完成保障。

除夕下午,在给另外一个局楼现场值守的兄弟们送去晚餐和水果后,春晚开始前我赶到了湖北联通大楼,偌大的网管中心只有两三个客户的值班人员,虽然监控大屏上已经开始转播春晚,但仍然显得有些冷清。陆陆续续,各专业主管和运维部的几位主管都来了,我们一边监控着网络指标,一边聊着疫情,大家表示今年除夕值守算是这么多年现场人最少的一次了,也只有华为一家还坚持在现场值守。

临近保障结束,运维部陈总打趣到:“这么特殊的春节重保,我给所有工作人员拍个露不了脸的合影吧!”虽然只是一张简简单单的合影,所有人戴着口罩,不仔细看也分辨不清谁是谁,但我的内心还是挺自豪的,毕竟此刻我代表了公司,在如此特殊的时期还和客户一起坚守着网络的平安。

 

【初入火神山】

1月29号,无极3主管代表处接到了承建运营商火神山、雷神山通讯网络的任务,由于春节假期,大部分人员已经返回老家过年,人力非常紧张。但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代表处依然迅速组织起了队伍赶赴现场,全力进行网络建设。

1月29日下午,代表处微信群里发来消息,由于缺少部分辅料,火神山建设的媒体的直播项目受阻,这个项目是向全国人民直播火神山的建设过程,重要性不言而喻。我想起联通武汉分公司是有这部分物料的,于是赶紧回消息告知,我尽量找客户协调物料,协调到以后送往火神山。

无极3主管和客户取得联系后,客户立即答应给予支持,帮忙协调了物料的领取方式。我按照客户的指引终于拿到物料,考虑到现场人员的吃喝可能都存在问题,我顺路采购了一些水和干粮。晚上十一点多,我将物料送到现场后,看到代表处的无线工程师陈国骏和几个合作方的兄弟还依然靠着手机微弱的照明在忙碌,于是赶紧招呼他们来补充能量,同时自己也立即开始协助施工。

终于在凌晨一点半,第一个摄像头视频回传测试正常,联系新华社、新华网测试视频取流也都正常了,全国关心火神山建设的人们都可以看到建设直播了!

 

【雷神山,顶住了!我与病毒“擦肩”】

从火神山半夜回到家,1月30号早上还没醒,我就接到了客户经理的电话,说国骏半夜回去后就开始发烧,无法支撑雷神山的项目,希望我帮忙再支持一下雷神山的项目。我非常清楚此时还留在武汉的同事不多,就赶紧答应下来,但由于从技术工程师转岗服务项目经理已经快2年,说实话很久没有调试设备,心里不免有些发虚,于是赶紧联系了相关工程师获取了工具文档,大致看了下后边赶往现场。

通过3天的奋战,和公司技术专家的远程支撑,雷神山的几个视频直播点也终于搞定了,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一回我算是顶住了。

由于国骏发烧,后继两天我也一直在询问他的情况,结果得到一个很意外的消息,29号在现场帮忙协调的客户确诊了,这让国骏的心里压力有些大。我一边让他放轻松,做好隔离观察,一边回想当天到达现场的时候,客户已经离开了,我并没有和他有直接接触,算是给自己了个心里安慰。很幸运的是,通过一段时间的自我隔离观察,我并没有任何症状出现,基本排除了感染风险,而国骏也和我一样。

在未来的好几天,各种媒体都在刷新全国观看火神山、雷神建设直播的观众人数,从几万到几十万到上千万,看到大家热闹的讨论工地的“小蓝”、“小黄”,心里感觉还是感觉有成就感,我想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干过的关注度最高的事情吧!

 

【再入火神山】

说实话我也曾经担心过自己运气不好染上病毒,害怕会传染给家人,所以从1月23日第一次去到现场直到3月底,我都是一个人独自隔离居住,很感激家人对我工作的理解,那段时间他们每天都会和我电话、视频,反复叮嘱我多量体温,按时吃饭,注意休息。

转眼到了2月9号,湖北的疫情越来越严重,每天都有上千例的新增确诊病例。此时,武汉移动客户求助,表示前期安装在火神山病房内的监控摄像系统需要新增调测,同时还有以前的部分摄像头存在问题需要处理,希望华为帮忙现场支持。恰逢“京汉会议”项目在急,几乎所有在武汉的工程师都投入进去了,又一次陷入人员荒。因为有了之前两次的支撑经验,视频系统我基本能动手,而且路线我也熟悉,于是主动请缨再次去往火神山。

虽然此前去过,但那时还未收治病患,风险相对还是比较小,这一次火神山医院内已经收入了超过1000例危重症患者,传染风险很高,所以我暗自提醒自己,一定处处注意。在代表处领取防护装备后,我去到现场。穿防护服、进机房、进病区,一切都很顺利,5个小时后,全部任务完成。

  

 

无极3主管在医院内,精神高度集中,反而没有太多的紧张情绪,反倒是出来以后的看到的一些画面让我有了一些感慨。比如,当我脱下带了5个小时橡胶手套,由于出汗手都皱得起皮了,而医护人员需要一直穿戴着防护衣服,可想而知他们的工作环境有多艰苦;看到门口的新闻媒体采访车,我希望以后武汉成为全国焦点,不再是因为疫情……

  
 

 

 

【结束语】

这些零散的记录只是整个疫情期间,华为在通信保障中的一个小小片段,还有许多同事和我一样,他们出入各个医院、方舱甚至是ICU病房,那个时期的我们虽然不是解放军战士,也不是医护人员,但我们有着自己的“战场”。作为通信人,在这场“战役”中,我们未辱使命,保障了网络的平安,保障了人民大众的通讯畅通,我想这些经历必将会成为我们职业生涯甚至人生中的最宝贵的回忆。